「冰棺的圣女」第1章 ~零的出庐~

    “菲丝——!你在这里吗?菲丝——!真是的,这个女人……一眨眼的功夫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自从过去的辉夜把这个世界从克苏鲁的威胁中拯救出来,已经过了三十年——也可能是三十一年或是二十九年?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与我已经历过的漫长的人生相比,仿佛一眨眼,几个月就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差距其实没什么区别。但无论如何,这段时间还是十分令人愉快。这场跨越千年的战争最终以辉夜的秘术得以终结,世界也再度取回了和平。格林已经从一名鲁莽冲动的王子成长为一个英勇而又坚定的国王,并且已经把大部分的领土团结在了光耀宫殿的旗帜下。一开始我还怀疑他是否真的有可能统一整个次元,但格林如此拼尽全力地援助每一位在入侵中失去家园的人,逐渐地,所有国家的人们都乐意归从他的领导。

    遗憾的是,这段时间,我已经没怎么见这位国王了。因此当这位来自光耀宫殿的信使突然造访我在森林中的工坊时,我心里即感到开心又有些吃惊。

    “这是来自国王的讯息。”那名匆忙而来的信使一边喘气一边说,“国王说有要事要找两位六贤者商讨,希望两位能尽快赶来。”

    “明白了。我准备好之后就马上出发。不过菲丝星歌——又像往常一样——不知道去哪了。如果依旧联系不到她的话,虽然抱歉,但只好我一个人先过去了。”我给出了回复后,信使便沿着他来时的那条林中小路匆匆离开。

    那个又懒又废的妖精……”

    我轻抚着自己的胸口,无奈的如此想着。

    没有任何消息可以逃过那家伙的尖耳朵,菲丝星歌肯定是今天早些的时候就感知到了信使要来的迹象,所以就提前逃跑了。她挥霍着自己的才能,仅仅是为了能花一整天的时间在树上睡大觉。如果她能善用自己的天赋,肯定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超过其他的那些贤者。

我给在一旁抖擞羽毛的使魔下达了命令,让它去寻找菲丝现在的位置。 

     “话说回来,格林王召集我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内心中微小的挫败感转变为了某种审慎的好奇。如今和平的世界闪耀着光芒,在我的眼中看不到任何黑暗。难道菲丝能从中感觉到了什么我所不清楚的事情吗?无论如何,信使如此匆忙带来的消息,肯定不会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以防万一,还是去找菲丝的那个徒弟交代一下再出发吧。不过麦尔菲和她师傅的习性几乎一样,每天有一半的时间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而另一半的时间则完全睡着。如果可能的话,还真是不想拜托她做任何事……

    “麦尔菲,我准备去光耀宫殿一段时间,你可能得帮我照看几天工坊。如果之后菲丝回来了的话,告诉她立刻赶到光耀宫殿来!

    我找到了在工坊外的树枝上打盹的麦尔菲,大声交代着要让她做的事情。

    好哒~

    麦尔菲用唱歌一样的语调回答,听起来像是在说梦话一样。

    “你……确定能把事情办好

    “当~然~”

    “……真的吗?

    “真哒~”

    “这很重要,你多留点心。”

    “嗯……嗯。

    你是不是根本没在听我讲话……”

    “好~的~”

    我叹了口气,麦尔菲根本就没有在听,但恐怕说什么都没办法让她更认真一点了。菲丝星歌的性格已经足够糟了,现在甚至还要把她的学生也给带坏。在这种糟糕的方面上,和她的老师简直一模一样。


    从六贤者的工坊到光耀宫殿的外围墙大概需要半天的行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傍晚就能抵达到城里。半路上,使魔传来了消息。它在妖精之村——阿蒙斯尔发现了菲丝的踪迹,而那里刚好就在路程的沿途。于是我顺路抵达了阿蒙斯尔——那个古老的妖精村庄。

    阿蒙斯尔是一个挺怪异的地方,自古以来就有着一个让人感到迷惑的特性。只有对阿蒙斯尔不抱有恶意的人,才能在树林里找到前往村庄的路;但如果是有着不良企图的人想要寻找村庄,那么森林的空间就会在魔法的力量下开始扭曲,让人迷失其中只能原地打转。 

    我在正午的时候抵达了阿蒙斯尔。今天的天气很好,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上,几个妖精族的小孩在阳光下玩耍打闹,传出开心的话语声。在这里我见到了曾经和格林王子一起并肩作战驱逐吸血鬼的克里斯汀。

     “打扰一下,请问菲丝星歌不在这里吗?您刚刚有见到她吗

    我上前询问到。克里斯汀对我礼貌的笑了笑,回答说:

     “菲丝小姐的话,刚刚才离开。之前她在这里和村里的孩子一起玩,然后突然说了句‘有什么要来了’后,就朝那边飞走了。不过对于菲丝小姐来说,这种情况还挺常见的

     “我知道了,谢谢你!”我向克里斯汀道谢后,继续去寻找菲丝星歌。


    是说什么要来了呢,难道……是在指我?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所以她才躲着我……?我忍不住偷偷这么想,但又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她心情很不好的话,也不可能跑到这里玩。

    所以还是回到了最开始的结论——菲丝星歌肯定又是在逃避工作。这一次,我决不能再让她成功逃走,导致事情都推到我自己身上了。这一次就算连拖带拽,也要让菲丝星歌跟我一起去光耀宫殿。

    我搜寻着整个村庄,与这个地方有关的过去的记忆,慢慢的重新浮上脑海。过去,整个村庄曾一度充满了恐慌与尖叫声,吸血鬼们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方法突破了村庄的防护魔法袭击了这里。那个时候就是菲丝星歌帮助了他们,在她努力下领导着妖精们防卫住了吸血鬼的袭击。菲丝星歌虽然平时看上去有点不可靠,但是在最危急的时刻她总是能提供最有力的援助。

    不过想找到菲丝星歌就好像要抓住一缕风一样困难,除了克里斯汀的目击外找不到任何菲丝来过这里的线索。她似乎用魔法消除了她可能留下的痕迹,用通常的方法肯定难以找到她。

    我落在了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开始了探测魔力的咏唱。

    “唉,虽然这方面不太拿手,但还是试试看吧!” 

    我专注精神、小心翼翼的维持着魔力的未定,用并不擅长的魔法感受魔力流动所留下的残渣。

    稚嫩的魔法咏唱让我想起了千年之前,最开始加入六贤者的时候。那时或许世人还在称这个由世界上最顶尖的魔导师们组成的团体为“五贤者”吧。

    我是六贤者中魔力咏唱方面最不成熟的一个人,常常被别人当做菜鸟来看待。其他人对我所拥有的力量和潜力并不抱有什么期待,只有菲丝星歌总是十分信任我。我虽然十分感激她,但当时因为性格的关系总是没办法跟她和睦相处。

后来在千年战争之中,其他五个人为了封印克苏鲁而将自身变为了魔石,而我则负责看管整个封印,维护它的稳定,那段时间真是让人十分的寂寞。幸好在小红帽的协助下,菲丝星歌重新由魔石变为了人形,持续的战乱也在辉夜的千年秘术之下彻底终结。 不过其他四人变为的魔石,在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乱中遗失了。我时常会去担心那些魔石的下落……


    “唔,大概是在那个方向……?”

    不经意间,我感受到了菲丝星歌用来掩盖自己行踪时而留下的难以让人察觉的魔法印记,虽然微弱,但是我很清楚的感知到了它们的存在。我立刻改用重力魔法向魔力所在的位置高速移动。这个魔法是我被黑暗侵蚀时所学会的。虽然想起那时的事情会让我感到低落,不过就结果而言,收获的经验绝非毫无意义——只有如此去想,才能让心情会稍微好一点。

    “不过,这个方向的确是……” 

    周围的景色越来越熟悉。再往前的话,就是辉夜使用秘术击败克苏鲁后从竹中转生的地方。同时也是辉夜离开这个世界、前往别的次元的地方。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无论是我、菲丝、还是辉夜,都不会遗忘这块土地。

    菲丝星歌魔力的气息,就在这里消失不见了。她果然是来了这里,但是我并没有看到她的人影。这里的树木没有那么茂密,我能感受到温暖的阳光照耀在我的脸上。我向天空上望去,抬起一只手为眼睛遮光。我看着蔚蓝的天空,当年阿波罗号就是在这里载着辉夜飞向了另一个次元。

    自从辉夜作为观测者的力量觉醒后,已经过了差不多十年。那时她感受到爱丽丝遇到了危险,搭上了次元移动装置阿波罗号,朝着另一个次元出发了。我想菲丝星歌肯定早就预知到了这一天的到来吧,但是我无论如何都不想让辉夜离开。我想没有任何一个母亲会让自己的孩子去面对危险。但是并不是真正的“母亲”的我,没有立场去阻止辉夜。

    “辉夜会不会再也不会回来了呢?”在那些不眠的夜晚,这个念头无数次闪过我的脑海……


    ……?

    等一下。在说了“有什么要来了”之后,菲丝星歌就跑到了这里。难不成说……

    “‘难不成辉夜要回来了’,你在想这个,对吧?但那个想法只对了一半哦。”

    “菲丝!”

    菲丝星歌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传来,我猛的回过头去,看到她悠哉随意的靠在一棵树旁。

    真慢呢。不过只是靠着残留下的魔力就能找到这里,看来你进步了呢,零。

    看来菲丝星歌是为了故意试探我才留下魔力痕迹的。真是的,这个性格恶劣的家伙。我无视了她让人不爽的表情,向她问到:

    “只对了一半?是什么意思?”

    “我能肯定某个人马上就要来到这个次元了,但是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是除了辉夜之外的某个人吗?

    “有这个可能,但是也不能确定。我能感受到光和暗两股力量混杂在一起。那股光明的力量,倒是很可能就是辉夜

    菲丝星歌展现出了一种反常的担忧和不确定。如果连她也无法准确的预知某件事情,那么这件事的复杂性肯定也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内。菲丝的洞察力和对未来的预知能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包括我在内的一般人所能理解的范围。

    “所以,你准备一直在这里等?”

    我这么问道,而菲丝点了点头。

    “无论是什么人要来到这个世界,他绝对会从这里进入。这一点是绝对不会出错的,风的告知是绝对正确的。” 

    “我明白了。不过不是我想要丢下你先走,但格林国王似乎有很紧急的事情找我们两个商量” 

    “那么,你就先走一步去光耀宫殿吧。之后我会赶上去的。” 

    “恩,我也觉得这样最好。似乎那边有很紧急的情况,不能让格林王等太久了。

    但是菲丝星歌似乎没有在听我说话。她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僵硬,随后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等等。” 

    什么?

    “要来了。”

    菲丝星歌认真的看着我。


    我完全没想到这个来访者会这么快抵达这里。我的经验告诉我,不能盲目的希望这个访客是抱着友善的目的。如果这位旅行者确实会威胁到这个世界,我们需要迅速的做出应对,先发制人。或者,至少也应该尝试收集到一些必要的情报。

    “菲丝,如果情况不妙,你替我向国王传达这边的信息。你的速度要比我快多了。”

    “这个嘛,除非这家伙真的有能力打败两位传说中的六贤者

    菲丝自信满满的说。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想总有一天,她这种令人绝望的乐观会把我们两个都害死,但是我又没办法进行反驳。菲丝星歌或许在性格上有些靠不住,但是如果她成为了共同战斗的同伴,却真的让人无比安心。

    这时,伴随着一阵呼啸的风,空中瞬间出现了一道闪动的黑色裂缝。太阳因此被遮蔽了光芒,天空染上了一丝阴霾和灰暗。这感觉让我想起当初克苏鲁被召唤到这个世界时的景象。紧接着,一道黑影从裂缝之间窜出,以飞快的速度朝着我和菲丝星歌所在的森林附近冲下。我心里涌上了不详的预感。

    我预判了一下那道无法辨识的黑影即将降落的地点,并拔剑出鞘。在那场战争之后,我开始学习剑术。这原本只是我的业余爱好,却发现似乎比起魔法,剑术更适合我。不断精进的剑术也让我成为了光耀宫殿和各个冒险者口中的“剑圣”。以魔法所长的六贤者居然被冠以这个名号,也实在让人哭笑不得。但是至少现在,我的剑术足以成为我最信任的武器。

    “菲丝,记住我跟你说的去光耀宫殿的事。”

    确定了黑影即将降落地点之后,我立刻朝着那个方向冲了出去。

    “唉?零!等一下!”

    菲丝急忙的想要喊住我,但是我无视了她的声音。我不是不信任菲丝星歌的判断,但是我认为应当更谨慎一点。现在的我,不允许有任何因素破坏这个世界的安宁。当然,再判断出黑影是否具有威胁之前,我是不会伤害他们的。但若是对方来者不善,我也不能放过最佳的进攻时机。

    从裂缝中出现的黑影并没有减速的迹象,一直线的朝着地面冲了下来,继而撞上了地面。伴随着轰鸣声和地面的震动,激起了无数的沙石和烟尘。从震荡的中心点,蹦出了无数的黑影。我用魔力将迎面飞来的小石块震碎,但是却对遮蔽视线的烟尘毫无办法,尘土让我无法确认黑影的本体。既然如此……

先手必胜。

    我如此想着,做出了准备挥剑的架势朝着黑影快速靠近。就在我即将出手斩向黑影的时候……


    “我都说让你等一下了!”

    随着菲丝星歌的喊叫声,她召唤了一阵猛烈的风吹散了四周的烟尘,视线瞬间开朗了起来。而站在我利刃面前的,是一个较小的身影——辉夜,以及她的小兔子们。只不过那些敏感的小兔子似乎被我之前的气势所吓到,躲在辉夜身后瑟瑟发抖。我所看到的黑影就是它们吗……

    “辉夜……?!”

    “零?还有菲丝阿姨!你们都在啊!我回来了!”

    辉夜一看到我们,就展露出了充满活力的笑容。

    看到辉夜那熟悉的笑容,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无数次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能见到辉夜平安归来我开心到了极点,简直要开心的哭出来了。但我还是强忍住了险些夺眶而出的泪水,要是被菲丝看到的话肯定会被念好长时间。

    我勉强装出和平时无异的表情,责备着辉夜:“我还以为是其他的次元的入侵者呢。辉夜,既然要回来了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

    “对……对不起。但是……那个……您可以先把剑放下吗?”

    辉夜看了一眼我仍拿在手上蓄势待发的剑,以及身后骚动不断的小兔子们,这么说道。

    “啊……!抱歉!”我赶忙把剑收回了剑鞘。

    糟糕,我有点太紧张了……我努力的整理情绪,并假装没有看到菲丝那笑嘻嘻的模样。

    “辉夜,看来你这次旅行似乎发生了不少的事情。还带了别的朋友回来?”

    菲丝星歌对辉夜如此问着,并用手指了指了另一个正在努力从辉夜身后的阿波罗号中钻出的身影。是一个看起来和辉夜年纪差不多大、我不认识的小姑娘。她穿着蓝色衣服,手里拿着一根法杖。不过最引人瞩目的,是一道一直环绕着她的不可见的强大光环。

    这个来自异次元的人,似乎蕴藏着某种异次元的强大力量。


    小姑娘注意到话题被引到了自己身上,她慌乱而又礼貌的向我们打了招呼。

    “你好。我是菲丝星歌,那边那个老是噘着嘴愁眉苦脸的是零。”

    我略微皱了皱眉,虽然很不爽菲丝的戏弄,但是纠结下去就会没完没了了,这笔账先记着。

    “啊恩,那个……我叫夏洛特,来自格洛丽亚……是格洛丽亚的第三位——”

    “等等等等,我们可没时间浪费在自我介绍上啦!”

    那个似乎叫做夏洛特的孩子在听到菲丝的话后,慌忙的介绍自己。但是还没等说完就被辉夜强行打断了。

    “我们现在可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啊!在另一边的那个世界真的是大~事不好了,有个家伙把整个次元都毁掉了!我只能带着爱丽丝和夏洛特逃回这里。而且爱丽丝的情况,现在很不妙……我们得先把她带到能好好休息的地方。”

    “等等……整个次元?”辉夜所说的话太具有冲击力,让菲丝陷入了思考。

    “爱丽丝在哪?”

    听到我的问题后,夏洛特指了指阿波罗号的船舱。

    我走了过去,看到了躺在船舱里的爱丽丝。她已经失去了意识,身体被不规则的黑色污迹覆盖着。那些污迹发出微弱而不详的光芒。

    “她被黑暗的力量占据了。”我看了一眼爱丽丝脆弱的状况后马上说道。我对这种情况再了解不过了,毕竟我之前也经历过十分相似的事情。只是爱丽丝和我不一样,一般的黑暗没办法把她侵蚀到这种地步。她们在另一个次元到底发生了什么?

    “之前的情况还要更糟。”辉夜担心的说,“不过现在稍微缓解一点了。那些黑色的东西已经褪下去一些了。”

    “那还好。”只要侵蚀没有在继续恶化就不算太糟糕,“我们等下要去与国王会面。辉夜、夏洛特,你们带着爱丽丝一起和我们过去吧。毕竟光耀宫殿有着这个次元最好的草药和医疗术士。而且,如果你们在另一个次元遇到的事情如此紧急的话,你应该说给格林王听听。菲丝,这么做你没有异议吧?”

    “恩?啊,没什么问题。”

    菲丝楞了一下,才回答了我的问题。

    “怎么了?”

    我转过头看向她,她的表情有些迷茫,似乎在同时思考着许多不同的可能性。她喃喃的说道:

    “之前那股黑暗的预感就是爱丽丝身上被侵蚀的部分对吧?这样的话就说的通了。”

    “恩?是这样的吧。总之,我们还是先去光耀宫殿吧。”

    菲丝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于是,我、菲丝、辉夜、夏洛特,还有载着爱丽丝的阿波罗号,踏上了前往光耀宫殿的路。

    此时我的心里,完全被与辉夜再会的喜悦和格林王召集我们的疑惑所占据。没有去考虑刚刚菲丝的脑海里,到底在思考着什么。

    如果,我能早一点明白、早一点注意到菲丝所预见的事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