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棺的圣女」第2章 ~童话之街 辉夜的探险~

「零!还有菲丝星歌!我回来啦!」

 

我们成功的穿梭了次元逃回了原本的世界。从时空裂缝中出来的一瞬间,清爽的空气和森林里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来感受这让人熟悉的气息。能回到零和菲丝星歌的身边让我感到无比的安心,虽然我才离开这个世界大概2周的时间而已。但是一回到这里我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是这个世界已经度过了比我感知中更漫长的时光。我知道这很不合理,所以我决定无视它。毕竟现在还有更紧迫的事情需要去处理。 

有两个人跟我一同从另一个世界到这里。一个是爱丽丝,我本来就是去帮她的,但没想到最后会变成如此糟糕的事态。另一个人则是夏洛特,我实在是没办法丢下像是小兔子一样胆小纤细的她不管。在短暂的休息过后,我、夏洛特、零、菲丝星歌还有失去意识的爱丽丝,我们五个人朝着光耀宫殿出发了。

 

在去光耀宫殿的路上,我们五个人都很安静。有一种混杂着急迫和不详预感的紧张气氛笼罩着我们,这讨厌的感觉就像是肿块一样堵在我的喉咙里让我也说不出话来了。我转过头看了看紧紧跟在我身后的夏洛特。她有些寂寞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夏洛特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家乡和家人,可能没办立刻从悲痛中振作起来吧。不知道她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的家人,或者是再回到她的故乡……我

用力的摇了摇头,把从夏洛特那里传染来的悲伤从脑海中赶了出去。与其考虑这些事情,不如想想能帮夏洛特做些什么吧。

「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我在心里如此说服自己,并试着打起精神。

这个时候,零打破了让人窒息的沉默。

「说起来,辉夜你还记得你离开家多长时间了吗?」

「唔……我想应该是两周左右吧。」

「但是,这边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啊。」

零一脸困惑。从她见到我的时候就一直是这个表情……

「这是因为次元旅行所产生的浦岛效应。」

了解到零的疑问后,菲丝星歌如此解释。但是我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可能是因为不同世界的时间流逝规则不一样,也可能是因为次元之间的间隙让时间产生了扭曲。总而言之如果进行了次元旅行,就有可能产生这样的情况。」

果然,我一开始那种奇怪的感觉没有出错。但没想到对于菲丝星歌她们来说居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幸好菲丝星歌是妖精族的人,而零也因为某些原因很难受到时间流逝的影响。如果我只是离开了半个月却发现她们两个人完全变了样,我可就伤心死了。

零似乎还在向菲丝星歌询问有关次元旅行的事情,但是菲丝星歌似乎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或者是她没认真的去解释。最终零决定放弃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她看着我微笑着说道: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要是再次见到辉夜却发现她已经长成了我完全不认识的样子,我一定会伤心的。」

我因为和零想到了相同的事情,心中感到一阵温暖。

 

当我们来到光耀宫殿附近时,我立刻意识到零说的事情是千真万确的。我离开这里时候,光耀宫殿的很多建筑还在建设之中。人们来来往往,搬运类似木材或石头之类的材料。但是现在,光滑雪白的围墙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越过围墙,能看到耸立在城市中央的高大钟楼。我们穿过了金色的大门来到城市内,城内居民和童话世界的人们立刻进入视野。他们充满活力的忙着自己的日常工作,对于我们这五位旅客并没有投入过多的关注。


「真是难以置信!童话生物居然真的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夏洛特快看!」我靠向了夏洛特,用手指向路边一个红黑色头发的男子。他似乎正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什么东西, 把像是弹珠一样的小石子装进自己的口袋里。虽然他看上去和普通人类没什么两样,但是他肩膀上却坐着一只童话仙灵。买完东西后,男子一边和肩膀上的仙灵说笑一边把口袋系在自己的腰带上。两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真是个不错的王国啊,看来格林这二十年来还真是做了不少事情呢!哇哈哈!」

我刚说完,脑袋就被零打了一下。

「是格林殿下。注意你的礼貌。」零认真的纠正我。虽然二十年的时光能让一个国家完全大变样,但也没办法改变零这种过于认真的个性吧。

看着眼前的景象, 夏洛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但是她立刻又变的失落了起来。

「真是个热闹的地方,和葛洛丽亚一样的漂亮。真希望……哥哥和姐姐也见识一下……」悲伤重新回到了夏洛特的脸上,零和菲丝星歌都向她投去了关切的目光。这个时候,菲丝星歌清了清喉咙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我说,你们两个要不要先去四处转转?我和零来把爱丽丝送去宫廷医师那里,而且国王似乎也有事要和零谈。等你们逛够了再来找我们也没关系。如果迷路了,只要问一下城里的卫兵就好了。」

「唔……」我用手指按着额头,「虽然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格林…殿下说,不过我想稍稍晚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好吧!夏洛特,那我们先去逛街吧!」

「唉?好……好的。」夏洛特似乎有点惊讶。我拉住了她的手,准备朝着人群中走去。

「那么你们小心一点。」零说着,然后朝着菲丝星歌招了招手,「那么,菲丝。我们去见国王。」

虽然零这么说,但是菲丝星歌却悄悄的朝着我们的方向靠了过来。

「那个……零,我想辉夜他们或许需要有人照顾吧?不如我跟她们一起去?」

「在城里不会有任何危险。而且她们自己能照顾自己。」

「但是……我也想去逛街!」

「不行!你跟我去见国王!」零瞪着菲丝星歌,看上去很生气。

「切……小气鬼。」

菲丝星歌嘟囔了一句,乖乖的跟着零朝着皇宫走去。

看到如此情景的夏洛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可爱的笑声。这似乎是我第一次见到她露出笑容。

 

「我们先去那里看看吧!」我拉着夏洛特,混入了人群之中。

「唉?那里是说哪里?」

「这里、那里、哪里都行!反正无论哪里看上去都很有意思,比起先思考好路线,不如先让身子动起来,这样做才更有效率哦!哇哈哈!」

「我知道了。你做事的风格还真是有趣呢,辉夜。」夏洛特露出微笑,努力的跟在我的身后

我和夏洛特在市场中转来转去,突然被一个不同寻常的生物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它从两辆手推车之间的缝隙中走出来了,是一只像人类一样用两条腿走路的小猫。即使它用两条腿站立,但是身高只仅仅达到了我们的腰部。它穿着一双厚重的皮靴,带着一个宽大的帽子。当小猫注意到我们的正在看它时,它摘下了自己的帽子,优雅的冲着我们行了个礼。

「我还从没见过如此……绅士的猫呢。」夏洛特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们来到了另一条街。在这条街上有一间奇特的糖果店,整个店铺本身似乎就是用糖果和姜饼建造起来的,在房顶上还涂着一层厚厚的奶油。如此夸张的设计让这栋房子成为了这个街区最显眼的店铺。透过房子的一扇窗户,我们能看到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房子中工作。他们有着相同的金发和碧蓝色的眼睛,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他们是兄妹。

确切的说,房子里只有哥哥在工作。而妹妹此时正在大快朵颐盘中的蛋糕。

夏洛特被这间糖果屋吸引,朝着它走了过去。我赶忙叫住了她。

「夏洛特,等一下!」

「恩?怎么了吗?」

这两个人,叫做韩赛尔和格雷特,我曾经见过他们。韩赛尔制作的甜点美味无比,他立志经营一间甜点店。从目前的情景来看,他似乎完成了他的梦想。但是问题是他的妹妹,看起来她似乎每天都在享用哥哥制作出来的美味点心……

我靠近夏洛特的耳旁,小声的说:

「这间甜点店是由一对兄妹经营的。哥哥负责制作甜点,不过很少去吃它们。而他的妹妹则每天都对着甜点大吃特吃。你看她,是不是已经有点圆滚滚的了?这意味着……」

「意味着这些甜点很容易让人发胖!」夏洛特接着我说道,但是目光却没有从橱窗中各式各样的曲奇饼干、奶油蛋糕和起酥面包中移开。「但是,妹妹是因为每天都在吃点心才会发胖。只是偶尔吃一两个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大概。」

我们两个人如同被香味牵引着一般,走入了这间糖果屋。

 

就结果而言,我和夏洛特吃下了远超过「一两个」范畴的甜点。幸好钟楼的钟声打断了我们仿佛无止尽的食欲。我透过窗户看了看城里的钟楼。

「啊,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啊?我们差不多该去宫殿了。」

听到我的话的夏洛特从餐盘中抬起了头,她的嘴角还沾着奶油。

「恩……那我们走吧。」

夏洛特艰难的把目光从没有吃光的点心上移开,和我了这间糖果屋。

当我们刚走出店门,试图辨认通往皇宫的路的时候。一个骑着狼的女孩不知道从那栋房子的屋顶上「唰」的跳到了我们的面前。她留着银灰色的长头发,如狼的毛皮一样光亮。

「呵呵,午安哟,两位小姐。你们是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们一程哦!」她立刻就向我们搭起来话来。夏洛特突然出现的狼女吓了一条,而她对着夏洛特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呵呵,不骗你哦。说谎的孩子被狼吃哦。」

什么嘛,当我们是不谙世事的小白兔吗。

我谨慎的盯着这个家伙,这个人似乎有哪里不对劲。我确定她不是童话生物,她身上却散发出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夏洛特拉着我远离了她几步,小声的对我说:

「我觉得,她跟辉夜有点像。」

「什么?!怎么可能?」

我被夏洛特的话吓到后退了一步。夏洛特脸颊泛红,一边摆弄自己的手指一遍继续说:

「唔……她和你一样,看上去有点浪漫主义、充满活力、而且那么的勇敢……我觉得你们很相像。」

这么直接的去评价一个人让夏洛特感到十分的难为情,她害羞的把脸埋在了手里。

听了夏洛特的话,我皱起了眉头。我可不想承认我跟那个狼女有什么相似之处,夏洛特只是被她外表给骗了。我抿着嘴唇,朝着着那个狼女跨了一步。用像是舞台剧一样夸张的姿势一手掐腰一手指向了她。

「那么,如果你能帮我带来五样东西,我就相信你说的话。」

我用趾高气昂的语气对那个狼女说道:

「首先,第一件东西是蓬莱玉枝。就是一种能长出五种不同颜色果实的树的树枝。然后第二件是——」

「这种事情我办不到哦。」

她立刻打断了我。

「啥?放弃的太快了吧!」

「办不到的事情就是办不到嘛。你说的蓬莱玉枝已经绝迹一千多年了。不骗你哦。」

我盯着她的眼睛,完全看不出她是不是在说谎。毕竟那个什么玉枝只是我突然想到随口说的。

我顿了一下才继续说。

「那么换个问题。你告诉我们通往皇宫的路怎么走吧。」

「这种事情就小事一桩了。不骗你哦,呵呵呵。如果要去皇宫的话,我带你们过去吧。」

「不用。你只要告诉我们路就好,我们自己走。」

谁会跟你这种奇怪的家伙一起行动啦!我心里如此想着。

 

结果,当我们找到皇宫的时候,比预计的时间晚了好多。

「闪开闪开!」

我骑着巨大的兔子朝着皇宫的方向直线前进,险些撞飞了守在门口的守卫。大兔子撞开了皇宫的大门,在大厅里来了一个急刹车,把在背上的我和夏洛特都甩了下来。我气喘吁吁,从地上爬了起来。而夏洛特早已经被晃的头晕目眩险些吐了出来。

刚一冲进皇宫,就看到了等在这里的零和菲丝星歌。

「好慢啊。我以为你很快就会玩腻,会早点过来呢。而且,这是什么情况?」

零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们,帮忙把摊在地上的夏洛特扶了起来。而菲丝星歌急忙去向门口的卫兵解释情况。

啊啊,真是气死我了。都怪那个狼女,为什么要说谎!

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对零解释道:

「听我说听我说,我本来早就应该到这里的!钟声响起来的时候,我们就离开了糖果屋准备来这里了。但是我们刚出门就碰到了一个带着一条狼的奇怪女人,她说她知道怎么来皇宫。我们按着她指的路走,结果迷路了!」

「带着狼的女人?」

零显然无法相信我说的话。

「是真的啦!那个狼女跟我说『王宫我当然知道在哪里啦。让那个钟楼维持在你的右面,然后沿着这个城市绕一圈,你就能看到王宫了。不骗你哦。』」

「然后呢?」

「然后绕了一圈就又回到原地了!」

我生气的大叫。

零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菲丝星歌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我以为辉夜你能凭着直觉就识破那个人的谎言呢。如果能骗到辉夜那还真是不简单的事情。我想那个人肯定十分擅长说谎,甚至说不定拥有着什么不可思议的力量呢。」

「那个少女的事情稍后再谈吧。」零打断了菲丝星歌,对我挥了挥手。

「快点去见格林殿下吧,殿下可是已经等你半天了。」

在零的催促下,我们沿着大理石的台阶走向了位于皇宫上层的王座室。

国王的王座,最能体现一个国家的富强程度。而在这间王座室里,一个由金银所打造、雕刻着复杂花纹样式的华丽王座,放置在深红色的天鹅绒地毯之上。而上面坐着的那个人是……格林?

如果不是因为他奇特的发色,我几乎都认不出来他。我上一次见到格林时,他更像是我的哥哥。年轻,行事鲁莽,但是想到的事情就能立刻去执行。比起一个国王来说,更像是一个自由任性的冒险者。而现在,那个面带微笑的男人年龄足够当我的父亲了。

「好久不见,辉夜!」格林一见到我,就如此热情的对着我说着。他的声音很亲切,但是能听到时间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这些年来你一点都没有变化,跟零或者菲丝星歌一样!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让六贤者们告诉我他们是用什么魔法做到这一点的!」

「不不,不是因为魔法啦。是因为浦什么效应来着……」我试图回忆菲丝星歌在路上说过的事情,但在我思绪跑远之前我急忙把它拉了回来。「啊,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我一边说,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毫无生气的绿色光滑球体,从视觉上就能感受出它所蕴含着的强大的魔力量。只不过有一层薄薄的黑色瘴气一直围绕它,让这个东西看上去散发出不怎么让人愉快的气息。我曾试图用菲丝星歌教给我的魔法驱散这个瘴气,但是并起不了效果。

「格林殿下,这是我在另一个次元找到的『地球』,虽然它现在好像坏掉了……不过只要能修复它话,或许就能得到对抗雷比斯的力量——啊,雷比斯就是毁灭了另一个次元的那个人。」

我努力理清我想说的事情的条理,我实在是不擅长说明事情。

「总而言之,为了打败敌人,需要借用露米娅的再生之力将这个东西复原。」

听完我的说明后,格林叹了一口气。

「这样的话事情就难办了。实际上,我的妹妹她最近失踪了,我叫零和菲丝星歌来也正是因为此事。我希望她们能组建个搜索小队,帮忙找到露米娅的行踪。」

唉?失踪?也就是说露米娅现在不在这里吗?时机真是不凑巧。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阵急促的声音从远处慢慢靠近。听上去……像是什么野兽的奔跑声。注意到这个声音的零,立刻握住自己的佩剑守在了格林的面前。菲丝星歌紧盯着传来声音的王座室的大门,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随后,一个骑着巨狼的少女冲入了这个房间。「停下来!」她如此叫道,那匹巨狼应声停下了脚步,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了数道刮痕。

我一看到她的样子,我不由自主的大叫起来。

「啊,是那个骗了我的女人!」

「什么人!你到这里来是要——」

「我知道露米娅在哪里哦!」

那个女人高声打断了零的话。

「唉?你说什么……?」

在我们的震惊中,那个狼女优雅的从狼背上跳了下来,再次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我知道露米娅在哪里,不骗你哦!格林殿下,我想这一次你可以相信我吧。」

这个突然闯进皇宫的女人,用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看着王座上的格林。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处是红色的她,开口说道:

「鲜红的我以性命起誓,这一次我没在说谎哦!「

在那瞬间,那个狼女好像在我眼中变成了另一个人。不对不对……不是另一个人,而是感觉像是同一个人的另一面。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错觉。


就这样,仿佛是从前自光耀宫殿展开的赤月童话一般,故事再一次的如此展开……